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催眠之灵魂沈沦[劳动节女兵篇]. 作者:正义的催眠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催眠之灵魂沈沦[劳动节女兵篇]. 作者:正义的催眠
.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催眠之灵魂沈沦(劳动节女兵篇)作者:正义的催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五月一日,劳动节    这是一个赋予于中国劳动人民荣誉,鼓舞中国劳动人民心灵的日子。  但即便是这举国同庆的节日 ,也有一群仍然默默付出站在工作岗位的优秀同志。  公共事业的工作人员,超市人员,旅游管理人员,以及例如我们这次的主角,正在室内操场站着军姿的两位——王莉与常娟。  她们两人都是只有21岁的年轻人,但已经入伍有三个念头了,直到现在也依旧在军中接受那高强度又枯燥的训练。  她们两人相貌端正,王莉短发略带俊俏,中短头发;常娟富有英气,中长发,都是万 挑一的美人胚子。  同时,两人无论是成绩上,欢迎度上,努力程度乃至其他各个项目都一直处于平分秋色的状态。  而这样的种种原因使得两位成了患难与共的好姐妹,互相比拼的好对手,是军中的一副佳谈美景。  也就是这样的一对美丽军花,在劳动节的日子依旧坚守着她们军人的职责,进行刻苦的训练。  只不过这次训练和以往的不同,这次来了一位特殊教官,这位教官指名道姓的让她们两位进行特殊训练,以至于特地选了一个无人打搅的室内操场,就是爲了保证这次训练的隐密性。  那位教官,自然是获得了催眠之力的小邹啦。  这一次,他特地选择了一个类似现实的世界,恰巧那个世界正逢劳动节,小邹就义无反顾的爲劳动节依旧工作的人进行一下安慰。  其实,以小邹的姿态,一个一米六五,身材瘦小甚至带些女生气息的小伙怎麽看都不像一个军人。  在两位超过一米七的优秀女兵面前更是可笑无比。  但是即便如此,两位女兵却依旧不觉得有任何问题,严格遵从小邹作爲教官的事实。  「立正!」  随着小邹的呼喊,两位女兵立刻擡头收腹,笔挺的站在小邹的面前。  小邹看着她们笔直的站姿,便双放在了背后,擡着头,一副领导的样子晃到了她们的面前。  「谁是常娟?」  「是我,教官!」  常娟给小邹一个漂亮的军姿,向小邹示意。  「那你就是王莉咯?」  「是的,教官!」  看着两位的表现,小邹点了点头:「现在,你们两个必须在两分锺内脱掉自己的所有服饰,明白了吗!」  「是的,教官!」  随着两人的回应,立马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军衣。  也正好,五一期间算得上是春季,天气比较炎热,衣服穿的也不多,两人一下子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,将其规整的摆放在自己的旁边。  「嗯,不错,两位都只用了不到一分锺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非常优秀。」  两人脱衣服都非常的迅速,小邹都几乎没怎麽看清楚便已经重新立正站好。  「现在我问你们问题,必须老实彙报。」  「是的,教官!」  「你们是处女吗?」  「是的」  「不是」  听到王莉不是处女,常娟的眉毛忍不住的挤了挤,又立刻的恢複成了原来英气的相貌。  小邹也没想到,那有些假小子气息的王莉竟然不是处女,不免好奇心使然「王莉,你说说是什麽情况。」  「是的,教官。我在高中和初恋破的处,但当他得知我要从军,就和我分手了教官!」  「也罢也罢。」  小邹有些伤心,看来处女双杀是得不到了,但也不是不能接受「现在我也把裤子脱下来,你们两个準备第一个训练。」  说罢,小邹就将自己的裤子脱下,伴随着一个早已蓄势待发,带有一丝腥臭的鸡鸡猛地从小邹的胯下弹出。  在弹出的瞬间,常娟并没有什麽反应,反倒是王莉闭了下眼睛,瞄了小邹鸡鸡一眼才恢複正视前方。  而小邹哪会漏掉这样细节,立马跑到王莉身前,鸡鸡碰着王莉的大腿说道:「王莉!怎麽回事情,之前不是处女就算了,现在还不好好立正!给我解释清楚!」  「报告教官,我是看到教官的鸡鸡比我前男友大上太多,忍不住看了一眼,报告完毕!」  「嗯,虽然情有可原,但是错了就是错了,王莉跟我走,接受惩罚,常娟稍息。」  「是,教官!」  小邹并没有走几步,带着王莉走了约十米左右便停了下来,拿出了早已準备好的仰卧起坐用垫。  「王莉,双腿张开,变成M型样式,双手方背后。」  王莉听到小邹的命令后,略带疑惑,但又说不出哪 奇怪,只好向小邹说道:「对不起教官,请再说一次!」  「我说,双腿张开,变成M型样式,双手方背后,听明白了吗!」  「听明白了,教官!」  随着王莉的回应,她急忙将自己双腿打开成M型,双手放于背后,挺直腰闆正对这小邹。  也正是因爲这个姿势,使得王莉本不大的胸部更是向后扩张,配合着两个小小的乳头就像小土堆上的山尖一样。  而小邹这时也顺眼看着王莉的胯下,阴部旁边的毛并不算多,因爲双腿张得很开导緻阴唇略带拉展, 面粉色的肉壁似有似无的露在空气之中。  而小邹细眼一看,发现王莉的肉壁 还略带湿润,内心不免一丝暗笑,向其喝到:「王莉,你现在感觉羞不羞耻!」  「羞耻!」  「羞耻却下面还略有湿润,是怎麽回事!」  王莉被小邹这麽一说,想要回应却又不知怎麽开口,原本略带俊俏的脸变得微带红润,嘴唇微微的颤抖,而下面湿的也是更厉害了。  小邹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笑出了声「抱歉,我之前是开玩笑的,你继续保持这个姿势,不準动。」  王莉听小邹这麽一说,心 不免放了一口气,并严肃道「现在是训练时间教官,请不要开玩笑!」  小邹一听,起了一丝仇意,内心暗想:好啊,敢反咬我一口,看我等等怎麽收拾你。  想完,小邹立马拖着垫子,回到了一开始站立如今常娟稍息的位置,猛地躺在了垫子上,将自己的鸡鸡一柱擎天的对準天花闆。  「好了,王莉!现在你必须双脚不离开地面保持这个姿势,来到我身边,将你的阴唇划着我的龟头,使你的子宫与我的尿口垂直地面九十度,正面对着我明白了吗!」  「是的,长官!」  听着小邹的指令,王莉保持着M腿的形状慢慢向小邹移去。  因爲双脚无法离开地面,王莉只能像鸭子一样左右摇摆着慢慢划着走。  也正因爲如此,王莉对于现在的姿势感觉更加羞耻,淫水更是不住的滴在自己的阴毛上,甚至因此滴到了地面。  但即便如此,王莉并没有轻视现在的行动,一步一步认真完成,淫水就这麽滴了一路,没用多久便到了垫子旁边。  看着距离以不足半米,王莉的动作变得更加仔细起来,左右脚各放在垫子一侧,慢慢的将自己的阴唇对準小邹的鸡鸡。  先是王莉的阴毛,虽然略微稀疏,但是因爲淫水的打湿导緻有些硬,碰在小邹的龟头上有一丝丝的痒感。  然后是凯蒂的阴蒂,触碰到小邹龟头那刹那,王莉宛如被闪电袭击一般身体抽搐了一下。  不过还好,王莉不愧是优秀军人,立刻稳定了自己的状态,继续迈进。  最后是阴唇,这次倒十分顺畅。  因爲M脚和淫液的缘故,使的小邹的龟头很顺畅的就滑倒了王莉子宫的正上方,完成了此次移动任务。  看着王莉如此辛苦,小邹倒是十分舒坦的躺在垫子上「王莉,现在是惩罚的最后一步,要听仔细了!」  「是的,教官!」  「你将自己的腰向下降,直至我的鸡鸡敲到你的子宫,然后再擡腰到我龟头根处,直到我射出爲止,一次上下动作不能超过两秒,知道了吗!」  「是的,教官!」  听了小邹的指示,王莉立刻向下一坐。  而这一坐差点就让她高潮。  小邹的鸡鸡很大,一口气就直接敲到了子宫上,甚至有敲开之势。  而王莉似乎和他初恋没做爱过几次,肉壁紧的不得了,前男友的鸡鸡又小,根本无法敲击到子宫。  但王莉毕竟是军人,立刻就回过神来,保证了两秒一次的上下动作。  而小邹悠悠閑閑的享受着王莉的服侍,同时他也知道仅仅这次王莉起码要高潮个四五次。  原因很简单,因爲小邹已经对王莉身体进行调整,每敲打一次子宫,她的敏感度就上升5%。  而王莉也慢慢发现了问题,大概两分锺后,王莉的敏感度已经上升到了原来的400%(100%+300%)作爲一个很少做爱,过着压抑军人生活的王莉来说,这实在是太刺激了,猛地就高潮了起来。  虽说这次的高潮并没有停止自己腰部的运动,依旧保持两秒一次的起伏,但王莉的神情以不再轻松。  当时间到第四分锺,王莉已经大脑一片空白,双手早已无法保持靠在背后,只知道上下摆动迎来了自己第三次高潮。  随着时间到第七分锺,王莉已经高潮了五次有余,身体已经完全支持不住,伴随着自己大剂量的喷水,体力终于不止躺在了小邹的身上。  而小邹岂是圣人,自己还没射出来怎能停止「王莉,完成任务,王莉」  「呜呜呜,啊啊,哈哈哈,啊」  而王莉早已神志不清,嘴巴 全是乱语不知道说些什麽。  看到这情况的小邹没有办法,只能翻起了身体,用正常体猛地将鸡鸡塞入王莉的体内。  而这次攻击,威力更猛,火力更强,直接沖开了王莉的子宫。  「啊,啊,说,说布了乐(受不了了)」  王莉在这猛烈的攻击下,已经口水乱喷,舌头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,向小邹求饶。  至于小邹,哪理会王莉的求饶,依旧猛烈的向她进攻「王莉,要记住自己的使命,要完成任务!」  这次战斗总共持续了大概十分锺,小邹这才将自己的精液猛烈的喷入王莉的体内。  王莉被这一下弄得早已双眼翻白,口水乱流,早已没有了原本的俊俏之气。  看着几乎浸湿的垫子,小邹擦了擦额头的汗,不舍的将自己的鸡鸡离开王莉的蜜窝。  「常娟,立正!」  伴随着小邹的命令,常娟再次直起了自己的胸闆。  「现在,让王莉休息一会儿,你和我到另一边去,明白了吗!」  「是,教官!」  伴随着王莉子宫 流出不知是淫液还是精液的浑浊物,小邹与常娟慢慢的走向了杠杆处•••五月二日作爲劳动节的第二天,常娟和王莉终于得到了迟来的节假日休息。  作爲军人,有明确的规定,她们只能在军营 休息不能回家。  不过偶尔能逃离枯燥的训练对于她们而言也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  在昨天,她们的教官还特地选了一个空宿舍给她们住。  这个房间 只住她们三人,使得原本拥挤的十二人寝室总觉得空蕩蕩的。  而小邹作爲一个男性,爲何能住到女生宿舍和她们一起住,原因她们已经想不起来了。  不过作爲教官,时时刻刻关注士兵情况也是无可厚非,因此她两也就同意了这次难得的三人生活。  随着一阵把手转动的声音,常娟满头大汗的走进了寝室「呼,刚跑了几圈,舒服多了。啊呀,教官,王莉,你们在做什麽啊。」  常娟一走入寝室,就看见教官正趴在王莉的舔着她的左胸。  而王莉,看到常娟进来,忍着因爲乳头刺激而发出娇喘声向其解释到:「常娟啊,啊,哈,教官先停一下。常娟,因爲教官说不能因爲休息就懒惰了身体,所以正在帮我舒展筋骨呢。」  「哦,是这样啊。」  常娟看了正埋头苦干含着王莉乳头的教官,内心不住敬佩起来:这位叫小邹的教官真负责,昨天先是把王莉肏的翻了白眼,又破了我的处女膜,今天就帮我们身体着想。  而且了我们,还特地进行帮我做运动,真是一个体贴的教官。  想到这 ,常娟不免好奇的问起:「教官,那我是不是也要做一下训练?」  听常娟这麽一问,小邹放下了王莉的胸部,回头看了她一眼:「常娟啊,你和王莉不一样,昨天才刚帮你破的处,今天帮你做运动,你吃的消吗。」  被小邹这麽一说,常娟内心的倔气又出来了。  凭什麽王莉能行我就不能行,不就是我昨天才刚破处嘛,这算什麽,她能我也能!常娟被小邹这麽一刺激,马上做了一个标準的立正,对小邹说道:「教官,常娟表示能行!昨天的破处痛睡一觉就没有了!」  「好,不愧是国家的栋梁!这样吧,你先找个稳当的地方坐下来。」  听小邹这麽一说,常娟立马巡视其寝室 的所有物件。  椅子,不行椅子怎麽能坐呢!桌子,床,地闆•••糟糕,寝室 竟然没有能让我稳当坐下的地方。  用眼睛巡视了一圈,常娟发现竟然寝室 没有能坐的地方,不免有些紧张:「教官•••寝室 好像没有能够稳定坐下的地方。」  常娟怎麽看都找不到坐的地方,有些难堪的看着小邹。  「咦,没有做的地方?」  听常娟这麽一说,小邹还特地装模做样的看了看周围「啊呀,好像真没有,这样吧,要不我把鸡鸡塞到你体内,你坐我大腿上,这不就有了稳当坐下的地方了吗。」  话音刚落,小邹把他蓄谋已久的鸡鸡从他的裤子 解放出来,并让王莉让她当自己的靠背,背靠在她的胸上,说道:「你看,这不就行了吗,我和王莉都帮你準备好了。」  常娟看着这,眼睛不尽一热,给小邹做了一个军礼:「谢谢教官,常娟立刻就位。」  说完,常娟就立马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与衣服,只留下一件黑色无袖紧身背心穿在身上,胸上的两点清晰可见。  衣服脱完,常娟便带着小跑来到小邹面前,在确认小邹在自己的鸡鸡上擦完润滑液后,将自己的小穴对準小邹的鸡鸡,正準备坐下。  「等等!」  小邹用了的拍了下常娟的屁股,屁股上都淡淡的出现了掌印。  常娟被小邹这麽一搞,不免有些迷茫「教官,怎麽了。」  「是我问你怎麽了才是,你準备用什麽来让我的鸡鸡插进去啊。」  「我的阴道啊。」  常娟这麽说完,又被小邹狠狠的拍了下常娟屁股:「阴道,这怎麽行!虽然我的鸡鸡很大,但是阴道的洞也不小,这怎麽能算的上是一个稳当的地方呢!」  被小邹这麽一呵斥,常娟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时候,只能半蹲着要,屁股悬在小邹的鸡鸡上面,却不知道怎麽让他插入。  就这麽尴尬了十几秒,作爲背枕的王莉看不下去了,对常娟轻声说道:「常娟,教官的意思是用肛门,用肛门插进去。」  被这麽一提醒,常娟立马反应过来:啊呀,自己真笨。  对啊,用肛门,肛门洞比阴道紧,让鸡鸡插进去不就是稳当的座位了吗!听了王莉这麽一说,又看到小邹做出默认的姿态,常娟微微对王莉点了点头表示感谢,用肛门对着小邹的龟头滑了几圈:「那麽请教官多多指教。」  说完,常娟直接用自己的肛门将小邹的鸡鸡全部吞入体内,这种异物感塞满直肠让常娟有些窒息,一下子挺直了腰杆不敢动弹。  不过小邹并不介意,从常娟的背后伸出手来,慢慢的抚摸她浅淡的腹肌。  再从她的腹肌慢慢滑入到她的肚脐,使的常娟肌肉不免有些紧绷。  同时,她的脑袋中一直给她一种危机信号,使她有些不适应。  我到底是怎麽了,明明只是让教官给我做运动而已,爲什麽总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呢?算了不管了,反正一切交给教官準没错。  看着常娟紧绷的表情,小邹内心不免想调戏她一下,舔了舔她的耳朵对她说道:「常娟啊,你刚刚运动好是吗。」  常娟点了点头:「是的教官,刚刚慢跑了个五公 。」  「嗯,那爲了防止你因爲运动导緻肌肉僵硬,来,把左手擡起了,腋下露出给我看看。」  常娟听着小邹的指令,将腋下慢慢的暴露在空气中。  作爲一个女人,哪怕是女兵也有爱美之心。  对于她们这种每天运动量很大的,爲了防止狐臭与体味,对于身上的体毛清理的也是十分干净,至于腋下更是常清理的位置。  但即便是这样,毕竟刚刚进行了运动,又是天气开始炎热的五月份,擡起腋下时甚至还能看见细细汗珠。  一丝微带鹹味的汗味飘在空气之中。  闻到这气味,常娟内心也不免出现了羞耻之意「那个教官,我的味道是不是有点重。」  「没有,这味道很有魅力!我很喜欢!」  说完,小邹还用行动来证明他的话。  他将头靠近常娟的腋下,先是细细的闻了一番,再露出他的舌尖,反複舔着常娟的腋下。  腋下舔完后,小邹还用嘴含住常娟结实的后臂膀与骨髓,感受这她健康的肉体。  当这一系列完成以后,小邹再次将头靠近常娟的耳旁:「来,将双手都擡起来,左手紧握右手别动,我来帮你身体按摩。听着小邹的话,常娟将其左右手相互握住升在头上,任由小邹对她触摸。而小邹,将其左手搭在常娟左胸上,把玩着她的胸部,玩够后调戏着她的乳头。小邹的右手,对準常娟空着的阴道,不是的挑逗这她的阴蒂,并时不时将手指插入其内。常娟的肛门,自然是这次的重点对象。作爲昨天还是处女的常娟,有因爲常常运动,其肛门紧而有力,吸的小邹鸡鸡十分紧,肉壁给与的刺激让小邹身体酥软。小邹在插入之时就忍不住想上下摆动,而现在更是前后开工,小幅度的来回抽搐。而这样的抽搐,使得常娟身上不免又出了一身汗,汗流到其腹肌之时有种别样的健康军人之美。至于王莉,小邹也没让她閑着。小邹让其胸部来回在他背后滑动,美而言之一起做热身运动。这次运动时间大概十分锺左右,常娟已经开始喘着粗气,但是身体已经精力不动任由小邹摆布:「教官,我•••我的身体怎麽样,运动算成功吗?」  而小邹,早已抱着常娟的腰,上下抽搐这她的肛门:「嗯,你的身体很好,很健康,不过•••」  「不过什麽,教官!」  听到这,常娟心揪了起来。  「不过爲了防止运动过量导緻肌肉损伤,你还需要吸收一些营养液。这样,我的精液就有这功效。等等我注射一点进你的肛门 ,你要加紧肛门别让他们出来,直到你完全吸收爲止!」  「是的教官!」  说完,小邹就开始大力摇摆,猛地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喷如常娟的肛门 。  舒展预热运动结束后,小邹满意的将自己的鸡鸡拔了出来。  而常娟听从小邹的话,当鸡鸡拔出的一刹那硬是用屁股的肌肉将肛门闭合,感觉穿上内裤怕它们流失掉。  干完常娟后,王莉也要求要营养液,没有办法的小邹只好往她身上也狠狠来了一发。  看着常娟与王莉幸福的表情,小邹对自己的劳动成果欣慰的笑了笑:果然还是劳动最光荣啊。